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當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學天地

梆子·泰山

訪問量:[]
發布時間:2019-12-09 09:21 來源:
分享:
0


  “一條扁擔一人長,步步向上向前方……”追尋著慷慨激昂的梆子聲,我風風火火地來到了泰山。一路期盼,一路愿景。
  剛坐到泰山大劇院,鏗鏘有力的鑼鼓聲響起,我一路的顛簸與勞頓頃刻煙消云散。隨之而來的是美的享受,沐浴著梆子的春風,喜迎新中國70年華誕。
  我有過無數次來泰山的沖動,不是因仲尼“小天下”、子美“蕩胸生層云”的吸引,也非想體驗夢谷雪中日出的雄奇、健吾雨中泰山的情趣。帝王將相紛沓而來的目的我沒有,文人墨客趨之若鶩的想法我也沒有。我之所以馬不停蹄、火急火燎地跑到泰山,是緣于梆子。激昂高亢的山東梆子,就是我心目中的泰山!
  外號“舍命梆子”的山東梆子,是我的家鄉戲,最能代表山東大漢的形象,也是滋養我健康成長的文化土壤。孩童時期,除了梆子腔,我幾乎沒有接觸過其他娛樂項目。跟著祖母、外祖母去聽梆子腔,成了我兒時最美的回憶。從祖母、外祖母的閑聊中,我知道了激昂高亢的山東梆子,也知道家鄉出現了數量眾多的梆子名家、大家。我為家鄉的梆子腔自豪。
  隨著年歲漸長,才知道我所癡迷的山東梆子有過輝煌的歷史。歷經近500年的風風雨雨,山東梆子成為梆子聲腔系統的中流砥柱,也為其他梆子腔提供了充足的養分。據史籍載,清代中葉以后,山東梆子達到空前繁榮。當時的山東梆子,名家之眾,范圍之廣,劇目之多,在整個梆子聲腔大家族中無出其右??梢哉f,山東梆子是其家族的黃鐘大呂。整個黃淮大地,北至石家莊,南到蚌埠,西起鄭州,東至大海,出現了“村村鑼鼓響,莊莊梆子聲”的盛況。沒有誰沒聽過山東梆子,沒有誰不會哼上幾句梆子腔。
  20世紀30年代,山東梆子曾風靡豫劇的腹地開封,龐貴林、劉德潤、趙義庭、桂花油、黃儒秀等一大批山東梆子名家唱紅汴梁,成為那個時代豫劇新秀效法的楷模。
  多么想再聽一曲雄渾、豪放的山東梆子??!由于各種原因,從20世紀80年代起,山東梆子日漸式微。沒落并不可怕,沉寂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消亡。老祖宗留下的好玩意,怎能在我們這一代失傳!憂心如焚的我不禁疑惑,誰來收拾山東梆子的舊山河?為此,我天天祈禱山東梆子泰山式人物的出現。
  幸哉,幸哉!進入21世紀,國家加大對傳統文化藝術的振興和扶持力度,山東梆子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由于黨和政府的重視,山東梆子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。我這才發現,在山東梆子的低谷時期,還有劉桂松、開鳳芹、張貴元、許相云、湯慶言、龐洪德等一批山東梆子藝術家在苦苦地堅守著。只要山東梆子的泰山還在,就不愁朝拜的信徒。
  “一條扁擔一人長,步步向上向前方……”臺上,“挑山工”登攀,攀登,步步向上,步步向前;臺下,來自天南海北的山東梆子戲迷聽得如癡如醉。為了聽到地道的梆子腔,如我一樣的山東梆子戲迷工作之余,放棄假日,遠道奔波而來。我們豈止是單單為了看場戲?我們是在為山東梆子的復興搖旗吶喊,是在為山東梆子的振興加油助威!難道我們不像山東梆子的“挑山工”嗎?10多年來,山東梆子戲迷票友聯誼會會長傅海棠,為了山東梆子的振興嘔心瀝血,花費了大量精力、財力。有責任,有擔當,有作為,他就是我們“挑山工”的老大!我堅信,有這樣一大批山東梆子藝術家的堅守,有這樣數量眾多的山東梆子戲迷,山東梆子定會一步步再度走向輝煌。
  激越高亢的山東梆子,給我聲聲入心的享受。泰安市山東梆子劇團排演的《泰山挑山工》,是獻給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賀禮,更是吹響了山東梆子走向復興的沖鋒號。泰山不倒,山東梆子就不會沉寂。
  “亮出擔當的肩膀,挺起行走的脊梁……”梆聲魯韻,回味悠長,泰山的梆子聲響徹云霄。

□山東省曹縣市場監管局 酆 鴻

(責任編輯: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

麻将来了哪种赢得多